我从小便立志要当一个护士,但自己却不是读书的材料,加上家里的经济状况,高中毕业后,唯有出来社会工作。幸亏我的运气好,找到一份在私人诊所的护士工作,算是完成了自己的心愿
  由于每当医生为病人看诊时,一定要有一个护士在旁协助,而且如发生什么特殊状况,护士就是唯一的证人了。经过一段日子的训练,我从 最初的配药工作,升到在旁协助医生的职位。有时候,医生为男病人检查阴茎时,我也得在旁协助。刚开始时,我会觉得很尴尬,因为我还是一个未经人事的黄毛丫头,从未真正的见过男性的阴茎。经过一些日子,一切都驾轻就熟,我反尔故意的盯住病人的阴茎,让他们感到尴尬,自己却感到很开心。我甚至偷偷的记录下他们尺寸和特征。
  一天,一对姓宓的夫妇来看诊,他们结婚多年却无法顺利的生育,所以想找出问题出在哪儿。那天,医生为宓太太检查后,叫他们回去等报告。过了几天,将近午休的时间,宓先生独自来到诊所做检查。由于他的姓氏较罕见,所以我对他的印象也较深刻。医生把一个容器交给他,叫他把精液盛在容器内,以便拿去化验。医生临走前吩咐我,收集了宓先生的精液后,一定要即刻送去化验室。宓先生是那天午休前的最后一个病人,所以医生走后,我便把大门关上,也把冷气关掉。我坐在那儿无所事事的等了四十五分钟,仍不见宓先生出来,便往洗手间查个究竟。我在门上敲了几下。。。
  “宓先生,你好了吗?”
  过了一会儿,他才开门。他很离谱,竟然没把裤子穿上,就开门。他那根阴茎,软软的吊在他两腿间。幸亏我已不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阴茎,所以才不至于被他吓到花容失色。
  “宓先生,你的精液呢?”
  “对不起,由于没有任何性刺激,所以我搞了那么久也不能勃起。”
  “那该怎么办呢?”
  “请问这里有没有一些色情书刊或什么的…”
  “这里可是诊所,哪可能有这些书。”
  我们发呆的站在那儿过了好几分钟,他吞吞吐吐地……
  “护士小姐… 我有一个过份的要求……你……可否脱了你的制服…让我看看……”
  我听后,几乎气得七孔生烟,但看到他地着头,不好意思的模样,心中的愤怒也平息了。再说,看他斯文有礼的样子,也 不像在挑逗我。
  “我有条件……我只会脱掉我的制服,内衣裤必须保留…你一定要与我保持距离,且绝对不能碰我。”在这样的情况,我也不算太吃亏。
  “嗯……没问题…谢谢你的协助。”
  他答应后,我便伸手到背后,解开制服的拉链。那时我才想起,今天我所穿的是一套白色半透明的蕾丝乳罩和丁字裤,而且乳罩也是半罩杯的。那半罩杯的乳罩,会让我那对32c的豪乳暴露出来。我迟疑了一会儿,但既然已答应他,就不能食言。拉链已拉到尽头,我慢慢的把制服脱掉。制服已掉在地毯上,呈现在他眼前的,是一对拥有深深乳沟的豪乳,曲线玲珑的少女身段。我站在那儿,看见他的阳具,慢慢的在硬起来。他一直都盯住我的双乳和下阴,我才察觉,原来冷气关了整小时,闷热的空气,已让我香汗满身。那些汗水,把我那套半透明的内衣裤,变得更透明。胸前的两点更清楚地被他看见,下面那团乌黑的阴毛也更为明显。我的性感,让我害羞起来。我用右手遮着胸前两点,左手遮住下阴。我这样的举动,使到他的阳具不再往上仰,吊在半空中,而且还慢慢的有软化的迹象。
  “小姐,你可否拿开你的双手?”
  我没回答他,依然站在那儿。他的阴茎再次回到原来的模样。经过了几分钟,他再次提出了要求。。。
  “那…请你为我打飞机……可以吗?”
  听后,我觉得他的要求越来越过份。心里在想,再这样下去,我不知到什么时候才能下班,而且心里也萌生了好奇的念头。男性的阴茎我已见得多,但完全勃起的阳具却还没见过,而且握住它的感觉又是如何。在一切的好奇心下。。。
  “好……但你依然不能碰我半根汗毛。”
  “没问题。”
  他向我走过来,站在我面前。我跪在地上,用右手握住他的阴茎。神奇的变化产生了,他那原本我能一手握住的阳具,开始硬了起来,而且越胀越粗长。现在我的一个手已不能完全握住他,大半在我掌心外,而且烫得好像在发烧。我开始上下套弄着他的肉棒,他的龟头变得红红的,一切神奇的变化深深的吸引着我。在我全神的为他套弄时,我完全没察觉我乳罩的扣,已被他打开。我的双乳在被他的双掌揉搓着,我意乱情迷,呆呆的跪在那儿。他见我豪无反应,把他的肉棒插入我的嘴内,握住我的头,前后的摆动着他的身体,操着我的樱桃小嘴。操了大概五分钟后,他把我推在地上,扑在我的身上。他把我的乳罩从双肩取下,嗅了一下后,把它丢在旁。他把我压在下面,两手揉着我的双峰,把头埋在乳沟内。我想反抗挣扎,但在他的挑逗下,我完全使不出半点力气。
  “放开我!你已破界了!”
  他没理会我,把我的双乳挤在一起,在我那已凸起的乳头上舔,从左到右,右到左,反复的舔着。我觉得全身麻麻的,不由自主地呻吟起来。双手仍用力的揉着我的豪乳,而他的舌头从我的乳头舔到我的粉颈、耳珠,在我的耳珠轻咬着。他把舌头伸进我嘴里,我也张开嘴迎接它,舌战起来。我感觉到他那支炽热的肉棒,隔着我那小小的丁字裤,在我的阴道口摩擦着。我的下面已湿成一片,泛滥成灾。我陶醉在他的攻势下。突然间,我感觉到下面有一种被撕裂的痛楚,张开眼睛才发觉他已插入我的穴内。我完全没察觉在什么时候,我的内裤被脱下,而且他也一丝不挂。
  “啊~~~啊~~~~~~不要!”
  我的阴道被他那粗长的肉棒胀的紧紧地,让我痛苦难堪。处女这个名词,已不再与我有任何联系,让我觉得非常失落,后悔自己的冲动答应。但这一切的失落,很快的被一阵快感遮盖过。我把双腿曲起,尽量张开,迎接他的插入。
  “嗯…嗯……啊~~~阿~~~~~”这些呻吟声,由小变大,大变小,在空气中飘扬着。
  不知被他操了多久,一股股热烫烫的精液射入我的子宫内,烫得我非常舒服。在同时间,我也得到了人生里的第一次高潮。他没把肉棒即可抽出,他仍伏在我的身上,直至它软化后,自然的从我的阴道里滑脱。他躺在我身旁,贪恋的轻揉着我的乳球。我看到两腿间,有斑斑血丝……
  那天,精液测试告吹了,只因他的精液已射入我的子宫内。过了几天,宓太太的报告出炉了,原来问题出在他那儿。宓先生的健康绝对没任何问题,为何呢?。。。。。。因为我怀孕了,也顺理成章成为新的宓太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