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见那穿着十四寸鱼嘴漆皮高跟鞋的超薄肉丝美足,此刻已被那白浊的精液
  射的面目全非,原本是艳红色的漆皮鞋面,被精液一层又一层地覆盖着,白色浊
  液之间透着白加红的粉色,被重点照顾的丝袜肌肤,更是被一坨坨的厚重浊液汙
  染着那本来属于它的晶莹美丽,丝袜脚背到膝盖之间,都有数坨白浊精液粘稠地
  挂在上面,静静地慢慢渗染着那超薄丝袜,透过丝袜侵犯着妈妈那光滑圣洁的肌
  肤,并努力地在顺滑丝袜上向真丝棉被缓缓滴落。妈妈可以清晰感受到那种粘稠
  液体已经渗进了自己的丝袜脚趾缝甚至脚板底里,甚至脚跟也清晰感觉到精液在
  缓缓侵犯向高跟鞋里面,肌肤稍微蠢动一下,就能感受到那无边际的粘稠感。被
  高跟美足压陷的柔软真丝棉被,早已被从丝袜高跟中流出的精液汇流成了那精液
  储水池,形成了一滩白浊池塘,令妈妈的丝袜美足像浸没在粘稠的精液池塘一样,
  周围的真丝棉被也是一片狼藉,不时能发现被表弟强劲精液溅射的一坨坨白斑。
  而妈妈将那双丝袜高跟从精液池塘中抬了抬,只见那浓稠精液马上啪塔啪塔
  地从丝袜高跟上缓缓地滑落,那精液的腥臭味夹带着妈妈丝袜高跟的香味袭人而
  来,让那丝袜高跟美足此刻显得极度淫靡。